Sunday, March 23, 2008

假·二

在记忆卡 中 挣扎
我那所谓的潇洒 真的很假
原来都是在扮傻

你香香的头发
在房中挥洒
让我惭愧得很优雅

没办法
她 是我自己放开的她

最后的祝贺卡
离开手机的寄出档案夹
唯一的方法
也是没办法 中的办法

默默得祝贺她
是唯一的报答



看完《蜕变》公演后的一点点感想,
与大家分享。

1 comment:

MT said...

感觉上像在放弃自己心爱的人 -,-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