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October 1, 2008

人不张狂枉年少

食人族 遇上半兽人 仇恨把 标枪给擦亮
嗜血 的冲动 将每个脑细胞 迅速扩张

烽火蔓延 江岸边上 抹杀 昔日一切的 光辉 的辉煌
撒下的鲜血 如桃花 在冬天里 一朵朵 绽放
残酷得 很华丽 很夸张 舍不得 就这样 把眼盖上

就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上 让自己把自己 给埋葬
然后 站在金字塔上 鄙视 法老 所谓的 倔强
傲视一切 的 张狂 撕破楚王 那容不下一切 的胸膛
如痴如醉 如癫如狂 气概优胜 血淋淋的 骊山秦王

辉煌 不过是昔日 仅剩 在今夕 的光芒 剩下的徽章
人生在世 起起落落 成与败 皆属 无常
只要 精彩 却 不需 华丽 的排场

3 comments:

MindTeaser said...

懒惰看

Anonymous said...

兄台,
久无与阁下联系,
文笔依然感性.

JunJun said...

久违久违!
这些日子,阁下还好吧?